欢迎来到新华月报!关注我们:
首页 > 国家安全
阎学通:政治领导与大国崛起安全

来源:国际安全研究2016-12-05 作者:阎学通

字号: [小] [中] [大] 背景颜色: [全屏阅读]

受管子“夫国大而政小者,国从其政;国小而政大者,国益大”观点的启发,道义现实主义理论系统地解释了政治领导、国际格局以及国际体系三者间的逻辑关系。该理论研究的核心问题是,崛起国凭借什么取代现有世界主导国的地位,即探究“世界权力中心转移”的原理。

道义现实主义理论建立在一个令人困惑的历史现象之上,即历史上曾经多次发生过弱势国家经过发展、起飞和超越三个阶段,赶超其所在国际体系内的霸权国。虽然已有一些国际关系理论试图解释这个国际现象,但它们都未能解释为何在众多弱国中只有某个弱国能够成功超越体系内的霸权国。按照经济决定论的逻辑,霸权国的物质实力基础强于崛起国,因此两国间的实力差距应该被拉大而不是缩小。然而结果却是崛起国的物质实力赶上甚至超过了霸权国。

进入21世纪以来,中美综合国力差距缩小是这个困惑的具体表现。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在军事力量、科学技术、经济基础和政治体制方面都是全面落后于美国的,然而人们却又同时承认,中美综合国力差距呈现缩小的趋势。目前,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世界第二,已相当于美国的60%,专家普遍预测十年内中国可与美国相匹敌。此外,中国已是美国之外唯一国防开支在1000亿美元以上的国家。中国也是仅次于美国接收外国留学生最多的国家,中文成为仅次于英语的第一外语。中国的中小学教育方式已开始影响发达国家的中小学教育。

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提出了“帝国的过度扩张”理论来解释霸权的衰落。然而,这个理论却不能解释为何崛起国能成功,因为不进行过度扩张的大国并不必然就能成为世界主导国。例如,日本在二战后没有进行过度扩张,但其崛起进程却在冷战后停滞了,未能进入世界一流强国的行列。

后发优势理论对崛起国为何能成功也给出了一个解释,即较晚进入工业化的国家,它们比早期进行工业化的国家拥有某种“后来者的优势”。后发国家可以学习借鉴先发国家的经验教训,运用新的技术,因此可以实现跨越式发展,从而实现国力的快速增长,赶超发达的国家。然而,后发优势理论无法解释为何在具有同样后发优势条件的国家中,只有个别国家能赶超霸权国而多数国家是没有这种可能的。例如,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不仅东南亚、南亚、拉美、中东和非洲的广大发展中国家未能成功利用后发优势实现崛起和赶超,而且在大国中也仅有苏联、日本、德国和中国四国曾一度缩小与美国的综合实力差距。冷战结 束后的全球化似乎使后发优势更为突出,但仍只有中国一国缩小了与美国的实力差距,其他大国反而和美国拉大了实力差距。

从国际关系理论创建的角度来看,当一个理论不能解释现实的客观现象时,就说明这个理论或是已经过时,或是原本就效力不高。不同历史时代的国家形态不同,同一时代的国家特点也不同。如果一种理论能够用于解释不同时代的崛起国的成功原因,说明这种理论的普适性较强,即被视为“强理论”,反之,如果只能解释个别现象,那么就是“弱理论”。理论创建的一个更重要的原则是,理论的自变量应能同时解释同一事物的两种相反结果,即自变量的增减应该与因变量的增减(或减增)构成逻辑联系。例如,解释大国兴衰的理论,应能用同一自变量解释霸权的衰落和崛起国的成功。基于上述理论创建的基本原则,道义现实主义理论试图寻找历史上崛起国取代霸权国的共同因素,并用同一个变量解释霸权的兴起与衰落。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