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华月报!关注我们:
首页 > 国家安全
推进战略威慑能力建设 以战慑战

来源:新华月报2017-11-02 作者:凌胜银 孙英 陈茂霞

字号: [小] [中] [大] 背景颜色: [全屏阅读]

战略威慑是当今国际军事斗争的重要内容。习近平指出,“要把预防危机、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统一起来,把备战与止战、威慑与实战、战争行动与和平时期军事力量运用作为一个整体加以运筹”,“全面提高信息化条件下威慑和实战能力,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这一重要论断,鲜明提出了战略威慑能力建设与运用的重大思想,是新形势下战争指导的根本遵循。我们应当深刻认识战略威慑能力建设的极端重要性,深入探讨以慑止战、以慑延战、以慑胜战的方略对策,不断提高我国战略威慑能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提供坚强后盾。

强大的战略威慑能力是维护国家安全与发展的重要手段

战争,是血与火的比拼,也是智慧与谋略的对抗。自古以来,如何既能达成战略目的又尽量减少己方的损失和战争的代价,争取不战或小战而屈人之兵,始终是军事家们追求的至高境界。战略威慑,主要是指国家或政治集团之间通过显示武力或表示准备使用武力的决心,以期迫使对方不敢采取敌对行动或使行动升级,从而达成特定战略目的的军事行动。作为以非战争方式慑服对方的能力,战略威慑能力强大与否直接关系战争与和平,关系国家安全和发展,关系党和人民事业兴衰成败。

强大的战略威慑能力是营造和平环境的基本前提。和平是人类的共同愿望和崇高目标。历尽近代饱受蹂躏的中国人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都更加期盼和平安宁的环境。和平从哪来?和平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哪个国家和政治集团恩赐的,和平是以实力为后盾的。新中国成立以来,正是因为我们党高度重视国防和军队建设、提升实力,在关键时刻敢于亮剑、显示实力,形成强大威慑,才顶住了来自外部的压力,维护了国家的独立、自主、安全、尊严,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赢得了几十年的和平稳定环境。今天,和平与发展虽是时代主题,但天下很不太平。国际竞争的“丛林法则”,有所上升的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和新干涉主义,时刻威胁着和平;美国积极推进亚太“再平衡”战略,插手介入地区热点问题,在我周边生乱生战的可能性增大;一些亚洲国家不断在岛屿归属和海域划界问题上挑起事端,海上安全环境更趋复杂;两岸关系发展面临方向抉择,影响台海局势稳定的根源始终存在,等等。习近平指出:“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深刻揭示了威慑是战争的“制动器”,是和平的“保护伞”,能战方能言和,有必战能战的决心意志才会赢得和平的美好前景,否则就会被动挨打。面对世界前所未有之大变局,面对我国复杂严峻的安全形势,面对和平发展道路的坎坷不平,只有不断提高我国的国防实力、科技实力、经济实力,进一步增强战略威慑能力,才能为我国由大向强发展继续营造良好的内外环境。

强大的战略威慑能力是有效控制战争的重要依托。二十世纪以来,帝国主义、霸权主义以战争为工具,大肆掠夺、扩张,侵略战争此起彼伏,以强凌弱接连不断,战争阴霾驱之不散,特别是惨绝人寰的两次世界大战,给社会财富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和破坏。于是,控制战争应运而生。所谓控制战争,就是具有驾驭战争的能力,能够有效阻止战争,尽力遏制战争对社会进步的负面影响;战争无法避免时能正确运用,充分发挥正义战争推动社会进步的积极作用,使战争成为解决社会矛盾、推动社会前进的有效手段。失控的战争是“人类自相残杀的怪物”。强大的威慑能力是控制战争的高效手段。一方面,强大的威慑能力可以有效控制危机。危机是矛盾和冲突高度激化的产物,虽然尚未全面诉诸武力,但始终存在随时向战争转化的可能,处于战争与和平的十字路口。预防和处置危机,固然需要运用政治、经济、外交手段,需要智慧、谋略和艺术,但从根本上讲,有赖于强大的威慑能力。因为强大的威慑让危机制造者确信得不偿失,确信遭到的报复难以承受,进而主动放弃挑衅行为,妥协退让。从这个意义上讲,强大威慑力是管控危机的高效斗争工具。另一方面,强大的威慑能力可以有效遏制战争爆发,控制战争升级。平时,保持战略威慑有助于防止局势恶化;当形势严峻,存在战争危险时,运用战略威慑有可能推迟战争爆发,为其他选择或做好战争准备创造条件;当战争迫在眉睫时,强大的威慑有可能抓住避免战争的最后一次机会,或者争取到战争特别是首战的主动权,为进入战争状态创造有利态势。战时,战略威慑往往以兵临城下示形于敌,以军事打击展现能力,以针锋相对、意志坚定、敢打必胜彰显决心,使对方切实感到继续对抗将付出沉重代价,从而放弃继续进行战争甚至升级战争的企图。所以,保持强大战略威慑能力,是以较小代价达成战略目的的重要手段和根本依托。

强大的战略威慑能力是维护我国海外利益安全的可靠保证。海外利益,其实就是境外的国家利益,是全球化时代国家利益的新形式,主要包括国家在境外的政治、经济、文化利益,驻外机构及企业的安全,境外公民侨民的人身财产安全,战略通道及运输工具的安全,对外投资合约的执行等等。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推进,中国大踏步走向世界,国家利益日益突破传统的地理界限,向海外快速拓展。截至2015年底,中国有2.02万家境内投资者在国(境)外设立3.08万家对外直接投资企业,境外企业资产总额达4.37万亿美元,分布在全球188个国家(地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 10978.6亿美元,占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出存量的份额由 2002年的 0.4%提升至4.4%,排名由第 25 位上升至第 8位。海外的企业员工有100万人。2015 年国内出境游总人数超过1.2亿人次。不断增加的海外利益是中国维持与国际体系合作关系的重要利益纽带,对于保障国家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但必须看到,随着我国国家利益的日益拓展,我们越来越多的利益和设施孤悬海外,维护海外利益的形势十分严峻。可以说,国际风云的任何变幻都牵涉到中国海外利益及其安全问题,都会给我们实现海外利益带来障碍与风险。近些年,中国的石油企业在非洲和中东的经营,多次被西方国家干扰。中东和北非的政治动荡,曾导致中石油公司在利比亚等国的多个项目被迫中止,直接损失达12亿元。2004 年以来,中资企业在海外遇袭30多起。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切实维护我国海外利益,不断提高保障能力和水平,加强保护力度。”维护海外利益是一项系统工程,军队应形成维护我国海外利益的军事力量布势,而提升国家战略威慑能力是带有根本性的高效之策。因为强大的威慑力向周边和世界传递着这样的信息:中国不想与别人为敌,但别人也要明白与中国为敌的后果;中国不想挑战谁,但别人也要清楚中国的利益边界和底线;中国需要稳定和发展,但绝不是牺牲主权和利益的稳定和发展;中国热爱和平,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坚决捍卫中国的正当合法权益。这种无形的威慑,仿佛织就了一张巨大的安全网,能够真正实现国家利益延伸到哪里,威慑就辐射到哪里,安全就构筑到哪里。

我国战略威慑能力的基本构成

战略威慑能力建设必须与国家安全需求相适应,缺乏过硬的能力做保障,国家安全就会陷入危局。晚清以来百余年的悲惨教训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探讨国家战略威慑能力的构成,首先要分析我国的安全需求。

从当前和今后较长一个时期看,我国面临的安全环境总体向好可控,但仍处于“内忧”与“外患”相伴并存、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交织互动的复杂局面。概括起来,主要有五个方面的安全需求。一是维护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需求。我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实现完全统一的大国,是与周边国家存在领土、领海边界争端最多的国家,也是受分裂势力严重威胁的国家,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二是维护战略机遇期的需求。战略机遇期是国际国内各种因素综合作用形成的有利时空态势,是关系国家前途命运的历史契机,是极其珍贵稀有的、不可再生的战略资源。抓住和用好战略机遇对国家的跨越发展、民族的伟大复兴具有决定意义。今天,我国发展处于可以大有作为的重要战略机遇期。但由于这个重要战略机遇期与我国由大向强发展的历史阶段相重合,与新老大国折冲较量的关键时期相交汇,因而由外部因素引发局部战争与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不能低估。如何防止危机、消弭冲突,遏制可能的战争爆发,有效化解国家发展关键阶段的战略风险,维护好来之不易的战略机遇,是中国在和平发展中的长期安全需求。三是维护新型领域安全的需求。世界高新技术的迅猛发展及其在军事上的深度应用,正使国家安全空间从传统的陆地、海洋、空中,急速向太空、网络空间等新型安全领域拓展。这些领域已成为人类社会正常运转和军事活动须臾不能离开的重要支撑,成为维护国家安全必争必保的高边疆、新边疆。四是维护地区与世界和平的需求。地区与世界和平是中国人民的愿望和追求,也是实现民族复兴最重要的公共安全产品。当前,地区和国际形势还存在不确定、不稳定、不安全因素,世界范围内领土主权争端、大国地缘竞争、军事安全较量、民族宗教矛盾等问题更加凸显,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局部动荡频繁发生,维护地区与世界和平的任务艰巨。五是维护政治安全的需求。政治安全是国家安全的根本,其核心是确保党的领导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安全,这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的根本保证。然而,西方敌对势力不遗余力把攻击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作为其颠覆、分化中国的主要手段,反渗透、反颠覆、反分裂的斗争将长期存在。

需求牵引能力,能力建设必须以安全需求为牵引,围绕需求变化而调整。这个“能力”包括威慑能力和实战能力两个方面:“实战”的立足点是打赢战争或以战止战;“威慑”的立足点是制止战争。实战能力是威慑能力的基础和支撑,没有实战能力的威慑是无效威慑;威慑能力是实战能力的科学运筹和巧妙运用,是实战能力的升级版,可使实战能力的效益最大化。威慑能力与实战能力互为作用,共同目标都是挫败敌人企图,达成自己的战略目的。

从维护国家安全需求看,我国的战略威慑能力应当包括以下七个方面。

第一,核威慑能力。核威慑是随着第二世界大战后核武器的出现而产生的。核威慑能力就是以核打击力量为基础,以威胁使用核武器为手段,来实现国家战略目标的能力。核武器具有冲击波、光辐射、贯穿性创伤、放射性沾染以及电磁脉冲五大杀伤破坏效应。这种空前的破坏杀伤效应,使核武器那成了威慑领域中的主要因素,改写了以往的军事原则,成为核大国互为威慑的一张底牌。从我国情况看,核威慑能力是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遏制危机、制衡强敌、慑控周边、维护和平发展环境的重要基石。

第二,常规军事威慑能力。常规军事威慑是相对于核威慑而言的,是指以常规军事力量作为手段进行的威慑。核威慑出现后,常规军事威慑的地位曾一度下降。然而,由于核武器的毁灭性灾难,致使其用于实战的可能性很小,加之科学技术发展使核常规武器的威力不断增大,远距离精确打击成为现实,因而常规军事威慑再受重视,常规军事威慑与核威慑综合使用成为重要形式。早1988年3月北约16国首脑会议就强调“核威慑”与“常规威慑”相结合的方针,明确表示,可靠的威慑力量必须建立在“核力量与常规力量相结合的基础上”。常规威慑,意味着更多的实战运用,将大大增强威慑战略的灵活性和针对性。

第三,太空威慑能力。美国前总统肯尼迪曾预言:“谁能控制宇宙,谁就能控制地球。”1983年,美国“星球大战”计划出笼,威慑开始由核威慑、常规威慑迈向太空威慑的“新高地”。美国航天司令部《2020年设想》提出:“21世纪国家对航天能力的依赖可以和19世纪、20世纪它对电和石油的依赖相比拟。”太空威慑的物质基础是空间系统,包括天基信息系统、天基武器系统、天地连接系统、地面系统等。强大的空间系统是夺取制信息权的核心,对敌形成信息不对称威慑;是实施远程精确打击的关键,对敌心理和意志形成震慑;是大立体联合作战力量指挥控制的中枢,可成倍增长诸军兵种力量,形成制敌先机,动摇敌发动或继续战争的决心。

第四,信息威慑能力。从1946年人类制造第一台计算机以来,信息网络空间日益成为支撑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新的战略基石,日益成为国防安全的新领域。“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现代战争是信息主导的战争,制信息权成为制胜的关键,失去“制信息权”,就会成为“瞎子”“聋子”和“靶子”。信息威慑是以信息技术优势为基础、以“软杀伤”为主要手段、以网络空间为“主战场”的威慑,它通过显示信息优势和信息作战“杀手锏”,或表示准备采取信息进攻作战,大范围瘫痪关系敌国计民生的财政金融、能源供给、交通运输、军队指挥系统等,迫敌屈服,达成威慑目的。信息威慑是智者的游戏,是智慧的较量。是否具备强大的信息威慑能力,事关我军未来作战主动权,事关国家安全和经济社会平稳运行。

第五,经济威慑能力。经济威慑是以强大的经济实力作后盾,通过经济控制、经济封锁、经济打击、经济竞争等手段,迫使对方接受某些条件的威慑活动。美国外交学会荣誉会长莱斯利·盖尔布曾讲:“其他国家并不惧怕中国的军事威力,而是惧怕其给予或撤回贸易及投资的实力。”从中可以看出中国经济的威慑力量。相比军事威慑来说,经济威慑通常更容易且更廉价。由于经济对军事起着基础性、决定性支撑作用,因而经济威慑常被称为国际斗争中的“锁喉术”。提高经济威慑能力,关键是牢牢掌握经济发展的主导权,锻造中国经济的持续竞争优势。

第六,动员威慑能力。国防动员是国家在遭受战争威胁的情况下,调动国家精神力和物质力以应对战争威胁所进行的一系列活动。动员包括动员准备和动员实施。动员准备实质是战争潜力的储备,动员实施实质是战争潜力向战争实力的转化。所以,国防动员既是战争实力的积蓄和显示,也是卫国决心的充分显示,具有“胜战”“止战”“制战”的强大威慑功能。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访问中国后讲,“战争的禁律之一就是不能进攻中国,谁要是进攻就一定要大倒其霉,因为中国就像一块吸水石一样,任凭你有原子弹,有大量新式的技术装备也无济于事,必将被 7 亿中国人所击败”。蒙哥马利之所以如此感慨,是他看到了我国当时国防动员所产生的巨大力量。未来战争是全维全域的联合作战,既是军力的对抗,更是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增强国家的动员威慑能力意义十分重大。

第七,心理威慑能力。心理威慑是战略威慑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以国防、经济、科技等实力为后盾,以特定的信息媒介为武器,通过有效的信息刺激,造成对方心理上的恐惧,破坏对方心理上的平衡,制造对方心理上的障碍,使对方认识到由于无法承受的后果而不敢贸然采取行动,从而达到制止战争或使对方屈服的目的。心理威慑最重要的任务是攻心夺气乱谋,对敌进行心理扰乱、迷惑和欺骗,动摇瓦解对方的军心士气;最重要的利器是信息传递,通过有选择的传播信息,制造虚虚实实的“战争迷雾”,令对方捉摸不定难以判断;最基本的手段是宣传、武力威慑和斗智斗谋,从而形成宣传心理威慑、武装心理威慑和谋略心理威慑。当前,西方大国已将心理威慑列为国家安全战略的四大支柱之一,要求“在平时、危险时和战时都考虑使用心理威慑”。从我国情况看,提高心理威慑能力既重要又紧迫。

新形势下我国战略威慑能力建设应把握的主要问题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乱。”当前,我们前所未有地接近世界舞台的中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正处于决胜阶段。应当充分认清这个时期国家安全形势的复杂性和严峻性,搞清楚这个阶段国家安全的战略需求,坚持以党的威慑思想为根本指导,以深远经略现实和未来的最严重事态为根本着眼点,以提高打赢能力为根本基础,以发挥我党我军传统优势为根本支撑,全方位谋划和推进国家战略威慑能力建设。

坚持科学指导。新中国成立60多年来,我们党在维护国家安全统一的军事斗争实践中,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威慑思想,为我国战略威慑能力的建设和运用提供了科学指南。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着眼维护和实现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提出了新形势下加强战略威慑的一系列重大思想。一是积极防御威慑。习近平指出,坚持积极防御,绝不是权宜之计,要牢牢坚持住。积极防御是攻势防御,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后发制人。它向敌人清晰地表明了我们不惹事也不怕事、不怕鬼也不信邪的立场和底线,有利于保持战略威慑力,遏止一切激进冒险的侵略企图。二是以战止战威慑。威慑需要实力,没有实力的威慑只能是虚张声势,搞不好会吞下利益和形象受损的恶果,付出极大的战略代价。习近平指出,将来一旦有战争,能不能做到攻必克、守必固,战无不胜,要“作为军队的头等大事来抓”。因此,必须坚持慑战一体,以战强慑,增强威慑的实战化效果。三是非对称威慑。在武器装备发展上,强调既要敢于亮剑,也要重视铸剑,有所为有所不为,以独有的杀手锏迫敌收敛;在科技创新上,强调要在一些战略必争领域形成独特优势,重视发展战略前沿技术特别是颠覆性技术,以弯道超车的态势对敌形成高科技威慑;在战法上,强调灵活机动,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尽量避免同敌人打堂堂之阵,而是针对敌人作战体系的薄弱环节,发展非对称作战方式方法,瞄着敌人的软肋和死穴打,着眼于发挥我们的优势打,以高敌一筹的“剑法”屈敌慑敌,等等。四是军民融合威慑。军民融合发展,其本质是将国防实力深深植根于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之中,用强大的战争潜力和战争实力对敌形成综合国力的威慑之势,让其怯战退战。习近平关于威慑的思想,是我们党的威慑思想的继承和发展,是新形势下加强战略威慑能力建设的根本遵循。

注重深远经略。就是以前瞻眼光、全球视野对威慑能力建设作出深远的战略谋划。习近平指出:“战略问题是一个政党、一个国家的根本性问题。战略上判断得准确,战略上谋划得科学,战略上赢得主动,党和人民事业就大有希望。”军事战略科学准确就是最大的胜算,要求我们必须拓宽战略视野,从地区、全球、未来的角度思考和运筹战略威慑能力的建设。针对我可能面临的战争威胁来经略,准确判断战争的样式、规模、强度,据此设计好军事威慑行动的应对预案,力求不战而胜或战而胜之;立足最复杂最困难情况来经略,对关系全局的风险想深想透,把威慑的立足点放在自己有充分准备和强大军事能力的基础上,不能心存侥幸;遵循现代战争制胜机理来经略,针对现实和潜在的主要作战对象,发展具有我军特色的非对称、非线式、非接触作战样式,紧密跟踪世界强国作战平台和打击手段的发展变化,推进战法创新,发挥新战法的威慑作用;着眼战略全局的平衡和稳定来经略,在加强主要战略方向军事威慑的同时,统筹兼顾其他各个战略方向,防止发生“多米诺骨牌”式的连锁反应;围绕抢占未来军事竞争制高点来经略,对海洋、太空、网络空间这些确保国家长治久安和可持续发展必争必保的战略空间,必须大力培育战斗力生成新的增长点,用强大的威慑遏阻新型空间领域的挑战,牢牢掌握军事斗争主动权。

锻造胜战能力。威慑是实力与意志的结合,强大的实战能力从来都是军事威慑的基础。完全可以说,威慑效果与实战能力成正比,实战能力愈强,威慑效果就愈明显;威慑效果越明显,战略目的就越易达成,维护国家安全付出的代价也就越小。因此,必须寓威慑能力于打赢能力之中,以战慑战,以战止战。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坚持把能打仗、打胜仗作为军队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全部心思向打仗聚焦、各项工作向打仗用劲,推动战斗力建设落地生根,切实寓慑于建。大力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从实战需要出发从难从严训练部队,以真打决心抓训练,紧盯作战对手抓训练,着眼胜敌制敌抓训练,切实寓慑于训,提高部队复杂困难条件下遂行任务的能力。陆军关键是要“提高精确作战、立体作战、全域作战、多能作战、持续作战能力”;海军关键是要“提高战略威慑与反击、海上机动作战、海上联合作战、综合防御作战和综合保障能力”;空军关键是要提高“战略预警、空中打击、防空反导、信息对抗、空降作战、战略投送和综合保障能力”;火箭军关键是要“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慑止他国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战略支援部队关键是要提高在陆海空天电网等作战空间的战略性、基础性、支撑性保障能力;国防动员关键是提高战争潜力迅速转化为战争实力的能力,构建平战结合、转换灵活,局部作战、举国支援的威慑体系。

发挥传统优势。一是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即思想建党、政治建军,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为了人民艰苦奋斗、牺牲奉献的革命精神,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战斗精神,官兵一致、同甘共苦、党员干部带头,等等。这个政治优势是我军最重要的软实力,是我军由小到大、由弱到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始终立于不败之地的力量源泉,是对敌人强大的精神威慑。二是人民战争的整体优势。“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动员了全国的老百姓,就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致敌魂飞胆丧。这种全民族同仇敌忾的人民战争所产生的巨大威慑力量在长期的国内革命战争、民族解放战争和反侵略战争中充分显现了出来。人民战争是完全彻底地为人民群众利益而战,它的这种正义性是战略威慑的巨大资源;人民战争是广大人民群众积极参加和支援的战争,它的这种群众性是战略威慑的强大力量;人民战争实行“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这种体制展现人民战争的整体优势,是战略威慑的不竭动力;以人民战争打出的军威、国威产生了长期的震慑效应。面向未来,不论形势如何发展,人民战争威慑这个法宝永远不能丢。

(摘自《南京政治学院学报》2017年第3期,作者单位均为:南京陆军指挥学院。标题有改动)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