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华月报!关注我们:
首页 > 产业
美国煤炭业如何化解产能过剩

来源:新华月报2017-11-07 作者:王佐发

字号: [小] [中] [大] 背景颜色: [全屏阅读]

近年来,美国煤炭产业陷入产能过剩的困境,很多煤炭企业经营亏损,债务缠身。不过,美国和我国国情不同,政府部门不会对化解过剩产能进行顶层设计,这些产能过剩行业里的企业会自觉地在法律的框架下,通过市场力量进行博弈,重新配置资源,寻找符合债务人和债权人利益最大化的出路。

尽管国情不同,美国的市朝和法治化去产能手段仍然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

许多公司陷入困境

从2011年开始,美国煤炭产业因为宏观经济逆风而行、行业竞争压力以及和监管阻力等各种不利因素的合力作用而陷入困境。

主要不利因素包括:北美很多能源公司大幅度提高了大规模生产天然气的能力,加上其他原因,使得煤价快速跌落;美国以及国际市场的经济增长速度低于预期,导致对动力煤和冶金煤的需求疲软,使得煤的生产出现严重过剩;美国以及其他国家都不断地增加对可再生能源技术的应用和补贴;联邦和各州都对煤炭生产商以及以煤为动力的工厂运营商施加了限制性监管措施,这些限制性措施包括限制用煤发电,陡然降低国内对动力煤的需求,突然增加煤炭行业的监管合规成本。

煤炭行业整体产能过剩,煤炭价格走跌的背景下,很多煤炭企业的经营陷入困境。从2012年到2016年,美国申请破产重整的市值超过100亿美元的大型煤业公司就有6家。

美国煤业公司如何破产重整

通过对这几家大型煤业公司重整计划与重整信息披露书的分析,可以把美国煤业公司重整的基本特点总结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合并重整。

这些大型公司通过直接或者间接控股,控制着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子公司。母公司与子公司之间存在复杂的交易关系。通过合并重整,达到以下效果:(1)所有母公司与子公司视为一个统一的债务人,他们的财产和负债视为合并成一体;(2)任一债务人给其他债务人提供的所有担保视为取消。这样做的结果是,任一针对某一债务人的债权、任何其他债务人对此债权提供的担保,以及任何其他债务人的连带债务都视为合并后的债务人的一份债务;(3)申请重整后,针对任一债务人申报的任何债权视为对合并后的债务人的债权,任一债务人对该债权的否认也视为合并后的债务人对该债权的否认;(4)债务人之间的债权取消并消灭。

但是,合并后,每个债务人仍然保留独立的法律实体,即独立的法人,并以独立法人身份进行重整中的交易。合并后,每个债务人以独立身份参与财产分配,独立从相应的保险合同获得收益,并以独立身份和任何市场主体进行抵消交易。

第二,成立信托,保障破产企业雇员的权益。

美国的各个行业一般都有行业工会,如果企业破产,工会将代表加入工会的雇员参与破产企业的重整或者清算谈判,保护雇员的利益。煤炭行业的工会组织是全美矿业工人联合会(United Mine Workers of America,以下简称UMWA)。在笔者搜集的这些大型煤炭企业破产重整案中,UMWA都代表企业中加入UMWA的雇员以及退休雇员参与破产重整谈判。谈判的结果一般是双方达成一项和解协议,根据和解协议,UMWA成立一个信托,由这个信托负责为雇员、退休雇员及其家属提供医疗保险救济金。信托的资金则由重整后的债务人提供。当然,提供信托资金的方式和年限等细节可以通过谈判协商。作为对价,债务人欠雇员以及退休雇员的医疗保险债务一笔勾销。

第三,充分利用市惩法律的手段进行重整中的融资安排。

煤炭产业属于资金密集型产业,大型煤业公司每天运营需要大量的现金流支撑,所以,能否顺利获得融资对重整的成败至关重要。这些煤业公司在重整中充分利用法律与市场的手段,调动各种资源,进行各种灵活的融资安排。首先是债务融资。为了降低贷款人的融资风险,重整中的融资债权一般会获得超过担保债权的超级优先担保权。其次是各种股权融资。股权融资的对价可以是普通股,也可以是优先股,甚至认证股权,或者前者的组合。还有的时候,融资人不仅获得超级优先担保权,而且同时获得一定比例的股权或者股权衍生品。而且,重整中债务融资的利率安排也很灵活,以便充分平衡重整中的公司的需要和融资人的风险。比如,有的融资协议规定按照债务人的现金流水平为标准,确定债务利率的支付。如果现金流水平低于合同设定的标准,说明用现金支付利息将导致债务人经营困难,此时,债务人可以转为用实物支付利息。

第四,充分利用市惩法律的手段实施灵活的业务与财务重组。

这些大型煤业公司尽管整体上因为行业不景气而陷入困境,但是,仍然有很多优质资产。而且,有的公司之所以陷入困境,是因为某些陷入经营困境的子公司或者矿井给公司的整体营运带来太大的成本拖累。所以,如何尽快处置掉这些僵尸资产,降低经营成本,使得企业得以瘦身,重新开始,是重整成功的关键。为了实现此目标,需要充分利用市惩法律的手段实施灵活的业务与财务重组。

以全美最大的煤炭生产与销售公司阿尔法自然资源公司(以下简称阿尔法公司)重整为例。阿尔法公司既有煤炭资产,也有天然气资产。煤炭资产中既有很多因为成本过高、收益过低而关闭或者停摆的矿井,也有需求依然强劲的动力煤和冶金煤优质资产。天然气资产整体上属于优质资产。此外,公司还有很多优质的股权资产。到2015年8月公司申请破产重整保护时,阿尔法公司拥有直接或者间接控股的子公司148家,总资产大约101亿美元,总负债大约71亿美元。因为煤炭行业产能过剩,导致煤炭价格下跌,很多矿井被迫关闭或者停工。从2011年到2015年申请破产重整这段时间里,阿尔法公司已经有80多个矿井被迫关闭或者停工。

经过分析,债务人认为卖掉核心资产符合债务人和债权人的最大利益。于是,债务人通过不同的交易方式分别卖掉了核心煤炭资产、非核心煤炭资产,以及天然气资产。

我们以出售核心煤炭资产为例分析其交易模式。为了出售核心资产,阿尔法公司成立了一家收购公司。阿尔法公司的第一担保贷款人、第二担保债券持有人和无担保债权人分别根据其债权的性质、金额以及应该在重整中分配的收益,持有收购公司的股权。然后,第一担保债权人以其担保债权额5亿美元作为底价,以“掩护竞拍者(stalking horse bidder)”的身份发起竞拍核心煤炭资产。所谓掩护竞拍,即竞拍者以一定的底价发起竞拍,然后,引诱其他竞拍者出高价竞拍,最后,由阿尔法公司的董事会及其各种顾问综合确定最终的竞拍成功者。确定因素不仅包括价格,还包括竞拍者的背景、实力、竞拍动机等。经过全球招标,最终确定掩护竞拍者为成功竞拍者。

通过以不同的交易安排出售各类资产之后,2016年7月26日,阿尔法公司最终得以瘦身,变成一家经营18个矿井和8个选煤厂的私营公司,并以这种状态成功走出重整程序。

(摘自7月25日《经济参考报》。作者为杜克大学访问学者。有删节)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