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华月报!关注我们:
首页 > 国家安全
唯有创新才能主导下一场战争

来源:新华月报2017-11-07 作者:王卫星

字号: [小] [中] [大] 背景颜色: [全屏阅读]

军队的根本职能是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战争是检验军队结构是否完整、能否生成有效战斗力的唯一标准。军队是为打赢下一场战争而存在的,下一场战争的需求牵引始终是军队改革的重要动力源和最终目标。一支具有强烈忧患意识和进取精神、敢于不断自我突破和革故鼎新的创新型军队,才能真正成为下一场战争的主导者。

警惕西方的军事理论陷阱

水无常势,战无常态。战争千古无同局。战争作为一种特殊的社会历史现象,其本质虽不会改变,但形态和样式却在持续演化,“兵形似水”原本就是一条定律。军事领域的变化永远都是最快的,而且许多新技术是只在军事领域出现和发展的。无论是哪一个时代,最先进的思想和最尖端的技术往往最先应用于军事领域,从而引发战争面貌的改变。

特别是当前,战争的一次性效应愈加凸显。如果说以往战争样式的每一次重大改变都要经历上千年、上百年的话,现在已经要以十年为单位计算了,有的甚至只有几年。当我们的军事观念、军事斗争的参照系还停留于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伊拉克战争时,殊不知已经是15年乃至20年前的事情了;当人们全力研究并加速由机械化战争向信息化战争过渡时,智能化战争正向我们走来;当人们仍在备战高技术战争时,手段新旧交织、形式隐蔽复杂的“混合战争”,正成为美俄博弈的一种重要方式;当人们费神思考如何在透明化战场隐身遁形时,无人化战争正逐步显现;当人们埋头寻求在传统武器上与世界军事强国缩小差距时,以定向能技术为代表的“光战争”也即将登上舞台……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不能准确预见和把握未来战争,就不可能成为战争的主导者。美国学者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提出了非正规战和“复合战争”理论,21世纪初又提出第四代战争理论,2005年后又提出“混合战争”“灰色区间”理论。这些理论提出后,陆续成为指导美军建设与作战的重要理论。美军2010年版和2014年版《四年防务评估报告》称,未来战争是“微软与砍刀共存,隐形技术与人体炸弹较量的战争”,是“在物理和精神两个范畴内同时进行的全频谱战争”,要“低成本”“轻脚印”“创新性”使用军事力量,综合运用军事和非军事手段给敌国“搅局”“添乱”,迫使其按照己方意图结束敌对状态。俄军自2013年开始研究这种战争模式,以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为首的一大批高级将领和学者积极参与其中,并在吞并克里米亚等行动中进行了实践,取得了良好效果。

那么,下一场战争究竟是什么样的?是非正规战、复合战争,还是混合战争?回答这些问题,我们既不能凭借上一次战争的样式去猜测,也不能照搬别国的战争理论,必须从本国的具体国情出发,在正确判断战争形态变化和国家未来面临的安全威胁的基础上寻找答案。爱因斯坦说过:“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战使用什么武器,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战一定会使用棍子和石头”。由于国家实力和科技发展不同,战争实践不同,军事理论发展水平也不同。目前世界上军事理论界提出了许多新概念,有的经过战争实践检验,有的具有前瞻性,但对我们来说,在学习借鉴时,绝对不能被概念所迷惑,更不能盲目地随着别人的指挥棒起舞,人云亦云。比如,“反介入/区域拒止”概念,是美国人在上世纪90年代台海危机时针对我国提出来的,近年来美在一些官方场合和智库报告中反复使用,并强加在我们头上,“变成”了我军应对美军的一个作战思想,并大肆宣传放大它,而我们一些人也跟着默认,不断引用。

“局部战争”这个概念美国人提出后,有人想当然地认为,将来我们面临的也是一场规模较小的局部战争。殊不知,对战争规模的判断,同一国的国家实力、军力规模、作战思想密切相关。究竟什么规模的战争在美国人眼里才够得上是“局部战争”呢?根据美国的标准,上世纪50年代发动的朝鲜战争尽管双方参战人数将近250万,但它只是一场中等强度的冲突,而对于朝鲜半岛南北双方来说,则是一场关乎命运的总体战。数十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军队对阿富汗或伊拉克实施的长达10多年的战争,仅算是一场局部战争,但对阿富汗和伊拉克来说,则是令民众深陷灾难的大战。理论误导非常可怕,理论陷阱尤为可怕!

显然,美国人嘴里的局部战争对其他国家而言,根本上就是一场大规模战争,甚至是一场关系国家民族命运的全面战争。尤其是在当下,美国公开增强进行大规模持久作战能力,并且正在以我国为主要对象,加紧联合盟友在印亚太地区构建以夏威夷为指挥中心,以关岛、澳大利亚和迪戈加西亚岛为中转整备基地,以驻韩、日、新、菲军事基地为前沿阵地的作战体系,其战略核潜艇、战略轰炸机、先进战机和新型驱逐舰等高端战力也不断部署到西太地区。这种围堵和备战,一旦发生战事,绝不是一场局部战争那么简单!

我们要立足最困难、最复杂的局面,做好万全准备,宁可备而不战、不可无备而战,头脑要时刻保持清醒,手中要时刻留出余力,不但要预有先手,而且要预有多手,备有后手,确保有事时以变应变,计出万全。

要做新军事革命的先行者

人类历史无数次证明,战争的胜负首先不是在战场之上,而在战场之外,在战争之前。军事革命中的落伍者,必定是未来战争中的牺牲品和淘汰者。历史教训必须牢记。中国人发明了火药,却错过了“枪炮革命”。清朝的康熙皇帝重视火炮技术的引进和研制,当时中国火炮的发展水平与西方基本保持同步。但康熙以后的清朝统治者一味强调“以骑射为本”,使火器的发展处于停滞甚至倒退状况。乾隆皇帝将英国马戛尔尼使团进献的蒸汽机、榴弹炮、连发手枪和望远镜斥为“奇技淫巧”,却对其进献的香水、画像、镜子、玻璃烛台青眼有加。这种历史性的重大失误,导致晚清中国军队在与船坚炮利的西方殖民者的较量中一败涂地。在著名的八里桥之战中,一代名将僧格林沁率领3万精骑迎战8000余人的英法联军。结果清军付出了伤亡3000人的惨痛代价,而英法联军方面仅损失50人,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作战理论落后于战争实践,军事行动缺乏有效理论指导的例子并不鲜见。1941年6月苏联卫国战争爆发前,领导人对下一场战争的认识仍然停留在过去,军政高层自认为掌握先进的军事理论,盲目自信,对德国闪击战的胜利视而不见,仍坚信“人数庞大的军队集团实施密集突击具有决定性意义”等观点,不顾军队火力和机动力发展给密集突击带来的本质性变化。战争爆发后在边境军区指挥瘫痪、军队混乱不堪的情况下,仍按原定计划两次命令军队实施大集团密集突击,向敌国领土推进,结果在敌强大坦克兵团的反击下迅速土崩瓦解。其实,过去一切的失败经验,用法国大战略家安德烈·博富尔的话来说,都可以归纳为两个字——“太迟”。俄罗斯军事理论家斯里普琴科在其《未来战争》一书中曾说:“军人的主要任务从来就是对未来战争进行全面准备,但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所准备的往往是过去了的战争”。

胜利总是向预见到未来战争特性变化的人微笑,而不会向那些等待变化发生后才去适应的人微笑。一场成功的军事改革,不在于进行了多少“悟性的自由创造”,而在于能否比别人更快、更深刻地觉察客观世界的变化,并利用变化的条件去创造新的作战方法。建设世界一流军队就要顺应大势,主动求变,准确认识军事领域变化的特点规律,把握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做到“挖坑见底、吹糠见米”,做世界新军事革命的先行者。

要成为世界一流军队,首先就要在对未来战争的认识上有预见,在作战概念、作战构想和作战战法的设计上有创新。先进的军事理论是造就一流军队的重要法宝。提不出新概念的军队,绝不会创造出新的理论;创造不出新理论的军队,军事变革绝不会走到前列;不能走在变革前列的军队,绝不会成为新的战争规则的制定者;不能成为新战争规则的制定者,也就难以赢得未来战场上的主动权。

我们常说,一流的军队总是在设计战争、谋划战争、引领战争。近年来,美军每发动一场战争,便创造一种新的作战理论。而当其他国家开始纷纷研究、效仿这一作战理论时,他们便又另辟蹊径、另谋新策了。这启示我们,战争的胜利首先是思想的胜利、理论的胜利,只有摆脱陈旧观念束缚,既看到他人都能看到的,又想到他人都没有想到的,才能真正成为战争规则的制定者,让敌人在我们所设计的战争模式下与我作战。

世界军事史一再表明,军事上失去自我的盲目追随从来不会带来成功,追逐别人的脚步,永远只能当一个跟跑者,做不了领跑者。每一支站在世界前列的强大军队,都是一支自主型的军队,而不可能是一支模仿型的军队。17-18世纪称霸欧洲的法国陆军,19世纪创造蒸汽船海战的英国军队,20世纪30年代创造闪击战的德国军队,70年代创造电子战的以色列军队,90年代创造远程精确打击战的美国军队,无一不是根据本国军队特色成功量身定做先进作战理论的设计师。俄军经历冷战后军队的衰退和持续改革的阵痛,近几年打的几场仗之所以漂亮、干脆、利落,就是因为其始终坚持从国家的经济能力出发,从本国军队所处的现实发展阶段出发,秉持“非对称应对”的军事理念,实事求是地提出作战理论,创造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战法,令美军也刮目相看。

在锻造一支能打仗、打胜仗的人民军队的历史进程中,在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关键阶段,我们必须吹响推动军事理论创新的时代号角,既要把握战争形态发展演变规律,主动适应世界军事发展潮流,更要立足自身实际,瞄准使命任务和作战对手,坚持不懈地发展中国特色军事理论。

需要聚焦三大核心问题

“物不因不生,不革不成”。未来战争需求在武器装备、人才素质、作战方式和编制体制上引起的变化,无一例外地要求各国调整改革军队的政策制度、组织形态和运行方式。谁能在改革的道路上先行一步、快人一拍,谁就能在下一场战争中拔取头筹,成为战争的主导者。

美前国防部长施莱辛格曾说过:“对美国最理想的情况,是在保险柜里总有一些比我们的对手先进十几年的武器蓝图。因为,未来战争中,优势将不属于掌握大量现代武器的一方,而是属于不断运用新的发展理念,不断创造新式武器的一方。”目前,走在世界新军事革命前列的美军、俄军就在瞄准下一场战争,酝酿推动新一轮国防改革和加快军事转型,力求在未来战争中占据主动。美军在将以师为基本作战单位改变为以旅战斗队为基本作战单位后,明确要求建设更精干、更灵敏、更先进、战备程度更高的新型联合部队,以有效遂行“全球一体化作战”。俄军提出“精干高效、机动灵活、武器精良、训练有素”的建军目标,要求对军队规模结构、编制体制、作战训练和后勤保障进行改革,推动军队向现代化转型,取消了所有简编部队和架子部队。俄军尽管宣布已经完成“新面貌”改革,但自绍伊古担任国防部长以来,仍在根据军事安全形势的新发展新变化,不断对改革措施进行纠偏调整。

当前,我们正在推进的国防和军队改革,也是着眼打赢下一场战争,建设一支永不落后的创新型军队,解决我军现实作战能力无法有效满足“能打仗、打胜仗”这一核心要求而展开的。

改革要怎么改?军队要怎么建?核心是要解决好三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是要有能打仗的人。毛泽东指出,“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人永远是决定战争胜负最关键的因素,而且随着武器装备科技含量的提高,现在战争对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为了吸引高技术人才入伍,俄军专门征召具有高科技专长的地方高校毕业生组建科学连,目前已先后在空天军、海军等单位组建12支科学连。

其次是要有先进的武器装备。军事理论家约米尼指出,“武器的优势可能增加战争胜利的机会,虽然武器本身不能够获得胜利,但它却是胜利的重要因素之一”。武器装备是人的体能和智能的延伸,武器装备越先进,就越能有效地驱散战争迷雾、降低战场风险、减少人员损失。军事历史一再告诫我们,在未来战争中,优势将不属于掌握大量现代武器的一方,而属于不断运用新发展的原理去制造新式武器的一方。特别是高超声速、无人、激光等颠覆性武器的出现,有可能彻底打破进攻与防御的平衡,拥有压倒性技术优势的一方甚至可以真正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

再次是要有高效的组织架构。战争本质上是由数量众多的人共同实施的一种社会活动,军队管理的效益、战场指挥的效率、军兵种乃至单兵之间的协同水平,都取决于军队组织结构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恩格斯在谈军事改革历史经验时表述过这样一个军队发展趋势:军队的人越多、区分越细、机体越复杂,机构设置就越要简化。苏联元帅索科洛斯基指出:“军队组织建设的基本原则是,使组织形式符合战争要求和作战方法,使技术兵器和人最有利地结合起来,以便最有效地使用这种或那种武器。”世界主要国家的军队建设和改革,无不是围绕上述三个方面,探讨和实践如何提高军队的职业化、装备的信息化和组织结构的精干化水平。

军队建设是平缓的改革,改革是突飞猛进的建设,无论是建设还是改革,都是强军精兵实践的常态。强军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只要强军仍在路上,我们就当求索不止。

(摘自7月18日《参考消息》。作者为军事科学院研究员)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