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华月报!关注我们:
首页 > 国际
全球贸易秩序正在瓦解?这个欧洲人明确提出“中国药方”

来源:本站编发2018-07-10 作者:

字号: [小] [中] [大] 背景颜色: [全屏阅读]

特朗普


  经济专栏作家亨里克·穆勒教授:“我们没有为全球的阵营形成新局面做好准备,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欧洲人迄今未能下决心彻底强化其结构机制。这既涉及欧元货币联盟制度,也同样关乎集体防务问题。只要这一点不发生改变,我们将依旧依赖美国。”穆勒感叹欧洲极度脆弱,并由此提出“中国药方”

 

《经济学家》:全球贸易体系岌岌可危


2018年3月10日,英国《经济学家》杂志刊文称,如果美国一意孤行,推行重商主义贸易政策,那么在二战后建立的基于规则的全球贸易体系将岌岌可危。


特朗普并不是美国首位对进口产品征收单边关税的总统。他誓言将对进口钢铁和铝产品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此举本身也不会破坏经济:钢铁和铝仅占到美国去年2.4万亿美元进口商品总额的2%。但是,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无论对美国还是对世界经济,都是一场潜在的灾难。


特朗普对自由贸易一直持怀疑态度,对多边贸易体系嗤之以鼻,他认为这种体系对于美国来说是一项“坏交易”。而加里·科恩宣布辞去总统首席经济顾问一职,使得白宫又少了一位自由贸易的有力支持者。二战后建立的全球贸易体系从未面临这样的风险。


这种风险表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是报复行动有升级的风险。在欧盟表示将对美国商品实施报复之后,特朗普随即威胁要对欧盟出口的汽车征税。第二个风险来自于特朗普所采用的理论依据。此次征收关税的依据是一项极少被使用的法律:总统可以以国家安全为由保护本国工业。但是,这个借口明显站不住脚。特朗普将开创一个先例,而其他国家肯定会加以利用,以同样的借口保护本国的生产厂家。


这样的做法令世贸组织陷入了困境。要么,特朗普挑起一场相互指责和报复的混战,以致世贸组织法庭无法做出仲裁;要么,世贸组织法庭将会对美国国家安全需求作事后批评。如果这样,那么特朗普在盛怒之下也许会让美国完全退出世贸组织。


世贸组织已承受着不小的压力。2015年多哈回合贸易谈判失败,令机构所需要的改革被无限期搁置,一些原本可能被列入新一轮贸易谈判的贸易争端被提交至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但这一机制不仅行动缓慢,而且极为脆弱,并无法挑起重担。但是,不管世贸组织存在着什么样的问题,破坏它都将是一场悲剧。如果美国无视全球贸易体系,推行重商主义贸易政策,那么其他国家必定会效仿。虽然这可能不会马上就导致体系的崩溃,但将会逐渐侵蚀全球化经济的一大根基。


亨里克·穆勒:向中国学习!


德国《明镜》周刊网站7月8日刊登了经济专栏作家亨里克·穆勒教授的一篇文章,题为《向中国学习》。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这是怎样的一周!7月11日特朗普将飞抵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他已在事先发给其他成员国政府首脑的信中措辞强硬地表明了态度:你们必须大幅提高防务开支,否则……


几天后,他将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赫尔辛基会晤。特朗普可能会借机质疑美国向欧洲提供的援助担保,就像他在竞选总统期间业已宣布的那样。


我们是这一时代转折的见证者。西方无法再以过去的形式生存。几周前加拿大G7峰会上爆发的争吵清晰地暴露出了这种扭曲。现在触及了问题的实质。而彼此争吵、脆弱的欧洲对此并无准备——不管是政治、军事还是经济上。


全球贸易秩序正在瓦解——而这一体系正是欧盟,特别是德国几十年来所依靠的。世界此后会变成什么样?我们能做什么?


报道称,欧盟,特别是德国可以从中国身上学到一些东西。


我们高度脆弱


不同于欧洲人,中国领导层早就明白他们不可能永远依赖出口驱动型经济模式。当多边、紧盯美国的贸易体系终结时,外贸严重失衡的时代也将过去。


因为日益破碎成若干大阵营的世界经济将面临持续贸易冲突;海外投资届时也可能不再安全。在这一情景下,贸易顺差巨大并由此出口大量资本的国家将变得高度脆弱。


欧元区就是一个极端例子。据经合组织预测,2018年欧元区将产生超过5000亿美元贸易顺差,在全球遥遥领先。这是一条高风险路线,因为我们依赖世界其他地区的需求,还因为我们出口资本,却不知在情况发生变化后还能否收回。


中国在2005年前后也是这种情况。但自2008年以来,中国外贸顺差却减少超过50%。它是否是欧元区的榜样?


我们可向中国学习


令中国贸易顺差减少的不只是2008年和2009年的西方经济严重衰退,而是还有北京的宏观经济战略,主要包括以下四点:


·涨工资,特别是针对低收入者;

·通过财政拨款扶持较贫困地区发展;

·升值货币;

·放宽信贷条件,提振本土投资;


这记“组合拳”在使中国内需增加的同时,又抑制了出口活力。欧元区走了相反的路。截至2008年,欧元区外贸基本实现平衡。但伴随债务危机的到来,几乎所有国家都被迫走上了德国道路:节约开支、降薪、提高竞争力。结果是:大多数成员国都产生了贸易顺差。因此,欧元区贸易顺差总额也创下新高。


从中国道路上,我们主要可以学习以下几点:


·需要提高工资灵活性,也包括涨工资的灵活性——恰恰是在贸易顺差很高的国家,如德国和荷兰。


·通过欧元区中央预算投资的形式扶持落后地区发展,从而抵消经济强大中心和疲软边缘之间的离心力。


·升值欧元有助于平衡经常项目收支。如果欧洲央行如所宣布那样在未来几个月内终止购债计划,从某种程度上看欧元会自动升值。


·还有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将形成新贸易伙伴网络的庞大基础设施项目——也可作为欧盟的榜样。比如加强同非洲国家的伙伴关系,或许也能附带减轻来自那里的移民压力。


那现在呢?


我们没有为全球的阵营形成新局面做好准备,不管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欧洲人迄今未能下决心彻底强化其结构机制。这既涉及欧元货币联盟制度,也同样关乎集体防务问题。只要这一点不发生改变,我们将依旧依赖美国。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