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新华月报!关注我们:
首页 > 国际
信号?彭斯对华“檄文”与美国“新冷战”宣言

来源:环球网2018-10-09 作者:

字号: [小] [中] [大] 背景颜色: [全屏阅读]

“美国正在‘加热’新冷战” “美中两国恢复关系40年来最强硬的讲话” “冷战2.0? 这是一个不祥的信号” “华盛顿向北京伸出手并希望中国与美国一道成为世界事务中‘利益攸关方’的时代已结束”。美国副总统彭斯4日在哈德逊研究所就美国政府的中国政策问题发表演说后,一些国际舆论对中美关系和世界形势感到担忧 

美方一贯擅长在一些国际对话和谈判前加强议题设置,这次也不例外。彭斯的讲话就像是大锅烩,涉及中国的话题广泛,并妄言:“资深情报官员最近告诉我,跟中国正在美国各地所做的事情相比,俄罗斯正在做的事情是小巫见大巫”。对此,俄联邦委员会信息政策委员会主席普什科夫表示:“美国只是需要一个外部敌人,俄罗斯也好中国也好,对美国人来说,事实无关紧要。”2007年提出“中美国(Chimerica)”概念的德国经济学家舒拉里克一针见血地说,美国近来针对中国的举措表明了美国的不安。

对华新指控就像“搅浑水”

彭斯的讲话涉及美中贸易争端、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表现、台湾问题、中国影响并干预美国的国内政策和政治、美国对中国的历史贡献等话题,甚至还有“中国经常要求好莱坞正面描绘中国,不让中国人在影片中担任反面人物”等细节问题。讲话,他还提到美国去年12月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谈到“大国竞赛”的新时期。这次彭斯选择的地点是哈德逊研究所,是一个极端保守的美国智库。现任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就是宣扬“中国威胁论”的鹰派人士。

“彭斯与特朗普的关系更像是‘职场盟友’,而非真正的友谊。特朗普上月在联大发言时受到嘲笑,似乎只有彭斯在为他不断鼓掌。”美国Bustle网络杂志这样形容美国正副总统之间的关系。特朗普和彭斯并未相识太久,两人之间的主要相处始于2016年大选。在此之前,彭斯曾任印第安纳州州长,在美国国内被普遍认为是强硬的社会保守派人士。美国媒体还质疑说,彭斯只是引用所谓匿名人士的话将中国与俄罗斯的对美选举干涉相提并论,如果美国政府确实拥有真凭实据,就应该将它呈现出来,否则就是“搅浑水”。

德国《明镜》周刊刊文认为,如果从字面上理解,彭斯的讲话就像“对北京的一个战斗宣言”,似乎在说美国与中国不仅在贸易上是对立的,在各条战线上都将对抗,但许多观察家批评彭斯的讲话,认为这种“戏剧性的言论”对解决问题没有实际作用。《法兰克福汇报》表示:“在华盛顿,外交政策方面的讨论愈来愈多地围绕中国进行。人们不禁在问,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到底是不是包含了遏制中国继续崛起的战略目标?”

彭斯的言论遭到俄罗斯舆论嘲讽。“为什么中国干涉美国大选?”俄《观点报》以此为题报道说,彭斯延续了特朗普关于中国干涉美国选举的指控,作为回应,中国警告美国不要老生常谈所谓的“修昔底德陷阱”。文章还提到美国人的反思——美《外交政策》近日有文章提到,中期选举前,为了内部政治目的,美国政府目前需要外部敌人。“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报道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彭斯对中国的内外政策进行种种无端指责,诬蔑中方干涉美国内政和选举,纯属捕风捉影、混淆是非、无中生有。

俄圣彼得堡国立大学教授科罗托夫表示,中美关系将会继续恶化,因为“为了解决自己的国内问题,美国将对中国提出更多新指控,并根据这些指控实施新的制裁”。俄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扎巴罗夫说:“这是美国当局的大错特错:首先是掀起反俄运动,现在又实施反华政治路线。每个人都明白,俄中两国并没有干涉美国的选举进程,彭斯此举目的是企图转移国内注意力。美国根本不喜欢中国和俄罗斯在外交政策方面的独立性,彭斯也不止一次发表对两国的诽谤言论。”

“新冷战”绝非美国主流观点

在美国舆论场,“新冷战”之说上个月就已不少。9月中旬,《华盛顿邮报》刊文称,贸易战让人担心随着美中在经济上正逐渐走向某种“分道扬镳”,两国或将陷入一场“经济冷战”。《大西洋月刊》则刊文表示,尽管一些美国主流媒体纷纷宣称中美两国或将进入一场冷战,但这并非一场冷战,而是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纠纷正将全世界带入一种灰色的“未知领域”——这迥异于冷战巅峰时期美苏泾渭分明的经济分化关系,也完全不同于本世纪初两国相互高度依赖的紧密关系。美联储前理事凯文·沃什近日担心美中关系“可能像尼克松访华前一样糟”。他表示,在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之间,“我们正陷入一场真正冷战的风险”。沃什所说的“冷战”意味着经济对峙,而非美苏之间长达几十年“相互确保摧毁”对方的核僵局。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项目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和全球经济发展项目资深研究员杜大伟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我想华盛顿的大多数政策人士都明白这一点,在我看来同中国展开新冷战绝非美国主流观点。”他认为,美国政府中的确存在着一个小集团,希望看到美国同中国实现脱离接触,一旦这些人在政策制定中占了上风,他们就希望把这个局面变成永久的现实。杜大伟表示,这样一种局面对于美国来说是非常糟糕的,更重要的是,美国的盟友不会跟着美国走这条路,这意味着美国将孤立自己,而不是孤立中国。

美国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助理国务卿坎贝尔近日在一场主题为“中国挑战”的研讨会上表示,美国当前最大的问题在于美国似乎还沉迷于某种至高无上的地位,对于潜在的战略挑战者极为敏感。坎贝尔说,具体在看待中国上,美国一直有一种“家长作风”,希望通过全面接触来引导中国的发展方向,但现实是,中国越来越独立自主地走自己的内政外交道路,因此美国许多人士认为接触战略已经失败,需要对美中关系进行重新评估。坎贝尔认为,美中是否会走向新冷战非常让人忧心,因为中国不像苏联,苏联在经济上与美国没有多少交集,但中国持有美国大量债券,美国的技术对中国来说也是必不可少的,中美就像两个连体婴儿,强行脱钩引发的代价是中美两国无法承受的,对于世界经济来说也是个悲剧。当前,中美最需要的是坦诚对话,消除彼此对未来发展走向的忧虑与误判。

美国粗鲁外交不被看好

国际关系学院教授达巍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彭斯的一些话是对美国国内讲的,他几次说“我要告诉美国人民”,一方面是想降低中期选举前俄罗斯问题对特朗普政府的压力,另一方面是在选举前营造一种危机感。达巍认为,彭斯讲话的影响主要还在于进一步塑造国内对华政策共识。目前美国国内对华认识的唯一共同点就是对华示强,但至于怎么示强,并不一致。讲话中提到的一些应对方式,比如在美中贸易、南海问题上等,有的美方已经做了。彭斯演讲否定的是美国的对华接触战略,这种接触战略是基于中美两国实力结构、而且在美国国内有共识的,可以持续三四十年的一种总纲领。在达巍看来,美国现政府否定了美中接触战略,但并没有提出新的替代方案,只是反复说“我要对中国强硬”,因此不太具有行动指导性。

同样,俄罗斯卫星通讯社刊文称,彭斯近来充满敌意的讲话不太可能标志着美中两国开始一场“新冷战”。与被广泛视为标志着冷战开始的英国政治家丘吉尔的“铁幕”讲话不同,彭斯需要提出具体的政策举措和行动才能支撑其言论。

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李海东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一些舆论用“新冷战宣言”来评价彭斯的这次讲话稍微有点过,毕竟中国跟苏联或俄罗斯都不一样,中国完全没有苏联那样的对外进攻性,也没有在意识形态上要搞全球扩张的计划,或者铁了心要跟美国对着干。李海东说,他认为更准确的比照是1949年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发表的美中关系白皮书,这份白皮书是在司徒雷登离开中国、还在回美国的路上时发表的,大概意思就是讲美国对中国做了大量贡献,但现在蒋介石政府跑了,美国对华政策失败了,但是这个失败不是杜鲁门政府的失败,主要是撇清责任。彭斯这次演讲表明一个鲜明立场,那就是美国对华政策确实失败了,但要怪就怪前面的政府,如果要让对华关系回归正轨,还是要依靠特朗普。但李海东也表示,从长期来看,美国现政府的舆论鼓动就像1947年和1948年杜鲁门对付苏联那样,利用各种间谍案和谣言破坏美国民众对苏联原本不错的印象。如果美国把对华关系推向“强硬轨道”,有可能影响到美国一代人对华认知的总基调。李海东说:“目前看,我们对美还有灵活性,主要是我们始终保持建设性的对美外交态度,普通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印象并不像政客们渲染的那样糟糕。”

美国进步研究中心学者迈克尔·富克斯也认为,美国对华强硬政策将适得其反。一些欧洲舆论还担心,在全球化的今天,冷战将伤害整个世界。德国《世界报》7日称,彭斯煽动性言论会影响到德国经济和世界经济,但北京则展示自信,通过国际进口博览会对外传递出“中国市场不可或缺”这样的信息。《南德意志报》刊文回顾了美苏“硬对抗”的冷战期间,并认为:“今天,冷战的危险仍是真实的,民粹主义者随处可见。在经济上,西方受到中国挑战,政治上则担忧俄罗斯。不过,与以前不同,西方在政治上有很大分歧。西方盟友认为,美国的粗鲁外交既不会让世界变得更好也不会更加和平。华盛顿不仅对抗中俄,也在摧毁西方创立的一些国际秩序。世界很难再出现以前那样的冷战,各国的利益交织在一起。欧洲只有更加强大,才有机会对抗特朗普带来的挑战。”

广告
广告